A A A      

得医治释放的正确途径

赵恩慈




林平个案

林平信主9年了,承认自己从来没有经历到基督徒该有的平安和喜乐,所有的只是痛苦和沮丧。她真的很想得到医治和释放。

 

别人看她不太正常;其实她也是这样看自己的。在信主前她经常拿刀子割自己,不是企图自杀,只是在极度的沮丧和痛苦时,她用刀子割自己时居然发现可以得到一丝丝的畅快,从此就养成了拿刀子自残的习惯了。信主后,她明白到身体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她身体里面,她就不敢再自残了。

 

但谁知道自残刚刚戒除,却又染上酗酒的习惯。在痛苦时,她一饮而快;在苦闷烦躁时,她依靠酒带给她安慰;觉得孤单寂寞时,她也会让酒来填满她心中的空虚;甚至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她也与酒共度快乐时光。在喝了酒之后,她就会乱摔东西,骂孩子,和丈夫吵架,搞得家庭都快散架了,但是多年来她尝试过多次的戒酒始终都戒不掉。儘管这个时候她已经信主了。

 

在屡次戒酒失败后,有一回她听到一个见证,是神应允了一位愿意戒酒的人的祷告:这个人见证说他向神祷告,求神帮助他戒酒。有一次当他拿起酒杯来,居然看见酒杯里面好像有条毒蛇,从此这个人就滴酒不沾,再也不碰酒了。

 

林平听了之后非常受鼓舞,她决定也依样画葫芦地殷切向神祷告,她满心期待着下次当她拿起酒杯时也能看见毒蛇或什么令她害怕的影像;但事与愿违,她所斟满酒的杯子,次次是清澈见底的,而且自己的脑子里总是有个声音叫她喝酒;于是她每次都顺从脑子裡这个喝酒的声音,把酒一饮而尽。但每当醉酒过后,在充满自责的痛苦中,她也禁不住会向神发出疑惑和不满:“上帝呀!为什么你答应别人戒酒的祷告,偏偏不肯应允我的祷告呢?”。

 

后来她恰巧遇到热心助人的包姐妹。包姐妹听说林平之前有自残的异常行为,现在情绪也极不稳定,并且脑子里面还会出现叫她喝酒的声音,再加上她自己殷切祷告多年依然无法断绝酗酒的恶习,于是一口断定有邪灵住在林平里面。林平听到包姐妹这样一说,不但没有惊恐,反而如释重负。“哦!总算找到答案了,原来是有邪灵住在我里面。”林平心怀感恩地请包姐妹去找人来为自己赶鬼。她深信这下子自己有救了。

 

但赶鬼的结果却反而加深了林平的困惑和恐慌,原来不论弟兄姐妹怎么替她赶鬼,甚至还為她轮流作禁食祷告,自己的酒瘾居然还是照旧,该来就来,毫无改变,而且脑子里面那个叫自己喝酒的声音,也没有消失。

 

这下子,不单单是林平自己,弟兄姐妹也傻眼了。到底怎么回事?包姐妹安慰林平不要慌张,这个过程裡面肯定是遗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细节,否则不可能得不到释放的。

 

经过几番的苦思冥想,包姐妹总算想起了一些过去她没有留意到的重要关键:“是不是林平心裡面还存着有对别人的苦毒,以致产生了所谓的内在垃圾,使得邪灵能够不断地回来住在她心里面呢?”

 

林平一听,马上就承认了。她说自己心中确实常常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过去被人伤害的苦恨,也确实不能饶恕那些得罪过自己的人。包姐妹劝林平赶紧靠着十字架的大能,宣告饶恕所有伤害过她的人。此外,包姐妹还教导林平要奉主的名破除因為祖先的罪而遗留下来的所谓家庭咒诅,要确保不再跟邪灵的势力有任何的掛鉤。林平像是躲避瘟疫那样的完全照作了。为了得到医治和释放,她什么方法都愿意尝试。

 

她早上起来先奉主的名砍断过去因祖先的罪所带来的一切捆绑;中午宣告依靠十字架的大能饶恕所有得罪自己的人;晚上再奉主的名弃绝酗酒的灵,并勒令牠们不准再回来。但这样殷勤奉主圣名宣告、砍断、弃绝的祷告结果,酒瘾还是没有消失。

 

林平感到更加绝望了,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污秽了使得鬼都赶不出去?”或是因為自己有时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别人对自己的伤害,以致不断地產生内在垃圾,让邪灵一再地又回来入住?是不是自己祖先的罪孽太重,害得自己脱离不了原生家庭的咒诅?每当思想到这儿,林平都会不禁怨恨起自己的祖先来。但心中的怨恨一起,极大的恐惧又跟著接踵而至,生怕对祖先的怨怼又会跟黑暗的势力挂钩,以致招来更多无法抵挡的邪灵内住。

 

这时她内心更加痛苦了,只好又去藉着饮酒来麻醉自己。而酒醒之后,又陷入极度的懊悔和自责。她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活在绝望、愤怒、恐惧、自恨、自责、内疚的恶性循环和捆绑裡面,并且开始怀疑到底上帝是不是已经离弃了自己?

 

个案解析

 

为什麼在热心助人的包姐妹的帮助下,林平反而陷入了更深的捆绑和痛苦,甚至还怀疑起上帝是否丢弃了自己呢?让我们回到圣经真理的光照下来寻找可能的原因吧!

 

重新评估林平被鬼附的可能性

 

仔细询问林平的详情之后,我们发现包姐妹把林平的问题定位为“被鬼附”,是一个非常草率的结论。虽然林平有某些异常的行为,但我们必须明白,并非所有异常的行为都是因鬼附而引起的。要断定一个人是否被鬼所附,必须有更严谨的评估标准。

从福音书里面,我们找到了五点被鬼附的人必定会具备的特征。它们是评估有否被鬼附的主要依据:

一、被鬼附之人表现出超乎常人的体能( 54;太828)。

二、被鬼附之人显现出超乎自身的认知能力(可124;可57;太829;路加434)。三、被鬼附之人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的畸形或症状(可917-18;路939;路1311;太9

32;太1222 1715)。

四、被鬼附之人表现出异常的自残行為,且无法控制自残的方式、力度、场合、地点和时间

(可53;太1715;可9:22)。

五、被鬼附之人的心智出现了极端的失常现象(可515;路835;约1020)。

 

根据以上的评估标準,只有当林平具备其中“一项”或“多项”特点时,包姐妹才可以合理怀疑林平有被鬼附的“可能性”。

 

经过仔细的检验以及核实,我们发现林平能够按时上下班,和人也可以有正常的互动。虽然脾气暴躁,也有些孤僻,但并没有出现被鬼附之人独有的那种极度心智失常或残暴的举止行为,她的身体也没有任何极度畸形的特征。

 

不错,虽然她会用刀子伤害自己,和被鬼附的人的自残行為有某种程度的相似之处,但经过进一步的推敲发现到,林平的自残行为和被鬼附的人的异常行为,仍然不属于同一个类型。因为林平完全“能控制”割伤自己的方式、力度、场合、地点和时间,而被鬼所附之人则不能。还有,林平自己提到,在信主之后,由於明白自己的身体是神的殿,不可以随意毁坏神的殿,她就立刻停止了自残的行為。这更加说明了林平并没有被鬼附,因為被鬼附的人是无法靠“认知”而“停止”自残的行为的。

 

评估信徒被鬼附的可能性

 

我们猜想,包姐妹之所以这么快地就认定林平被鬼附,可能跟她的神学观点有直接的关联。有一些基督徒认为信徒也可能会被鬼所附。 它背后的神学观点根基于他们认为人是由灵魂体三元组成的。他们认定圣灵内住在信徒的“灵”裡面,而邪灵可能住在信徒的“魂”裡面,灵与魂两者不相合而各自独立,因此不会彼此排挤。换言之,他们深信灵、魂、体是三个各自独立的单元。

 

姑且不论灵魂体三元论或二元论那个正确,但把灵魂体看作是互不相合而各自独立的三个单元,这本身就不合真理。因为圣经向来都是把灵魂体当作彼此相合的一个整体来看待的。虽然在人死的时候,灵魂和身体会暂时分开,但只要人一息尚存,就不可以把灵魂体当作彼此互不相合、各自独立的三个单元。

 

这点很重要吗?是的。正因为灵魂体是彼此相合的一个整体,所以当一个人接受主,有了圣灵的内住之后,他对真理的态度,对罪恶的看法,他的行事为人,都会受到光明的正面影响,换句话说,圣灵的内住一定带来对灵魂体整体性的影响,这就说明了灵魂体是彼此相和的“一个整体”。不但是圣灵的内住会对一个人的灵魂体产生整体性的影响,相对的,当一个人被鬼附时,他的灵魂体也会整体性地受到黑暗的负面影响;他的心智会因为邪灵的掌控而失常,无法对现实产生正常的认知,连带地,他的举止行为、他的体能和身体形状也都会跟着出现异常。这些都让人深信灵魂体不是各自独立的三个单元,而是彼此相和的“一个整体”。

 

这样说来,那麼圣灵和邪灵就不可能 同时并存于信徒的身体裡面了。因为信徒从接受耶稣基督作个人救主的那一刻开始,圣灵就按神的应许内住在他心裡面了;他的身体成了上帝的殿;既然上帝住在他身体裡面,邪灵就不可能再侵入,因為上帝和魔鬼彼此并没有任何相和的餘地(林前619;约翰一书413;林后615-16)。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人,并不需要担心会被鬼附身。

 

根据以上这个真理,基本上就可以排除林平被鬼附的可能性了。

                                   
区分受邪灵影响和被鬼附的不同

 

除了对信徒不会被鬼附的真理不清楚之外,包姐妹似乎也错把人受邪灵“影响”和被邪灵“附身”混为一谈,以致错上加错,给林平徒然带来更大的伤害,恐惧和绝望。包姐妹因为听到林平说脑海里会出现一个叫自己喝酒的声音,因此,断定林平有鬼住在里面。此外,还告诉林平,如果林平内心没有饶恕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就会给撒旦留下破口,会让黑暗势力在心中有挂钩之处,以致邪灵可以趁机进驻到她的心裡面。

 

听起来挺怕人的。但我们必须学习仔细用真理检验和分辨所听到的一切,才不致像属灵的小孩子那样容易被错误的思想和信念所动摇。

 

那么林平脑子里面听到一个叫自己喝酒的声音,是不是就代表有鬼住在她里面呢?此外,是不是因为自己还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就会因此与黑暗势力挂钩而吸引邪灵内住呢?当然不是。前面已经言明,一个有了圣灵内住的基督徒,邪灵是不可能侵入的。可是,那怎么解释林平脑海里面听到的那个叫她喝酒的声音呢?

 

其实,林平脑海里面所听到的那个声音,不是因为邪灵“进驻”到林平的“身体里面”去而产生的;邪灵只是把一个抵挡真理的意念,从林平的“身体外面”丢进林平的“心思意念里面”,以达到蛊惑她去顺从自己的肉体私欲并抵挡真理的邪恶目的罢了。也就是说魔鬼会用各种策略来对一个人的心智、意志进行渗透式的影响,包括把一个不合真理的意念“丢进”人的脑海里面去,如同林平经历到的,以致这个人就顺从了撒旦的意思去行。但这不等同于被鬼附;被鬼附远比受邪灵影响严重得多;它牵涉到魔鬼“霸占”了这个人的心智、意志和身体。

 

打个比方,“邪灵在一个人心中运行”有点像张三使出了浑身解数,包括用甜言蜜语来诱惑、劝服和煽动李四跟著他走;而“被邪灵附身”则像是张三拿了一条粗绳子用暴力“绑架”了李四,让李四非得跟著他走不可。前者是用诱惑、劝服和煽动的方式,后者则是用强行绑架迫使的方式。

 

约翰福音提到魔鬼将卖耶穌的意思“放在犹大心裡”(约13:2),那就是撒旦在人心中运行的好例子。注意,撒旦并没有“进入”犹大身体里面去绑架犹大的心志和身体,强迫他去出卖耶穌;祂只是运用邪恶的影响力,煽动和劝服犹大去顺从自己肉体的情欲,出卖耶穌以换取利益。因此,犹大出卖耶穌必须自己付上完全的责任,不能推卸责任说都是撒旦“强迫”他做的。

 

由此可见,撒旦确实会在人的心中运行,会煽动和诱惑人来顺从人自己的私慾。一个人纵使信了主了,仍然会受到撒旦的蛊惑和影响,正如同林平所经历到的那个叫自己喝酒的声音。不过,可以放心的是:信徒绝对不会被鬼附身。正因為这样,所以在使徒写给教会的书信裡面,完全找不到任何教导要“信徒”為自己的肉体私慾来赶鬼,或為另一个信徒来赶鬼的经文。但却充满了不少勉励和命令信徒抵挡魔鬼的诡计和影响的经文(雅47;弗427;弗611;彼前58-9)。

 

从以上这些圣经真理我们明白到,林平脑海里面那个叫她喝酒的声音,就是属于邪灵在她心中运行的那一类,而不是属于被鬼附的那类。因此,林平的酗酒有自己要付的责任,不能把她当作是一个被鬼压制而毫无抵抗能力的“受害者”。而林平要脱离酒瘾的捆绑,也不是靠什么赶鬼的方法来脱离,而是必须运用自己的意志力来听从真理和顺服圣灵的引导,治死自己的肉体情欲,这样就能脱离。

 

因此,在帮助林平戒酒时,我们不能忽略用真理来装备林平,教导她要常常用真理来抵挡魔鬼的诡计,这样魔鬼就会对她无计可施了。

 

偏差的神学观点对属灵生命的危害

 

很遗憾,由于包姐妹错把林平的每个问题都归罪於邪灵,因此对林平的属灵生命成长带来不小的损害。这样的观点,第一,没有办法真正解决林平受捆绑的问题。第二,使得林平不论作什么,想什么,都以邪灵为焦点,而不是以上帝为焦点,并使她整日被害怕和恐惧所笼罩。第三,使得林平落入“受害者”情节,无暇用真理来面对自己内心亟需面对的问题,更谈不上治死老我的属灵操练了。而这恰是林平得医治释放的不二途径。第四,这样的观点导致了林平在赶鬼无效之后,加深对自己负面的看法,认定自己太肮脏污秽了,对神也产生信心危机,怀疑上帝已经丢弃了自己。这后果是可怕的。或许包姐妹一片好心,但殊不知自己在帮助人时没有掌握住真理,反而给人带来了许多不必要的伤害和捆绑。

 

这些都让我们很清楚地看见,如果不是按照“纯净的真理”来带领人,早晚一定会出现后遗症。就拿饶恕来说,包姐妹勉励林平要饶恕,以致她心灵能够得到医治和释放。但请留意包姐妹要林平饶恕背后的动力是什么?是为了怕邪灵的内在。当然,我们一点也不否认当一个人不饶恕时,确实会给自己的心灵和身体带来损害;这是不顺服真理的后果。但我们却要小心,如果单单把自己所害怕的后果当作行事为人的动机来操练,就只是一个“利己”的操练罢了,并没有把人带到“爱神爱人”的属灵操练里面,连带地,也缺乏永恒的价值(林前131-3)。而根据圣经的真理,我们之所以要饶恕,是因为这样做可以取悦爱我们的上帝,是出于对真理的顺服,也是因为我们自己先蒙了上帝的 饶恕,以致我们愿意效法上帝去恩待他人。这些则是以“讨神喜悦”为动机的,是以“爱神爱人”为操练的焦点的。

 

 

再说,关于饶恕,绝对不是一次性的事件,不是藉着一次的祷告宣告就“成了”的事,而是一个不断在进行的过程。不会今天宣告饶恕了,明天就不再想起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而当林平后来不由自主的又想起那些痛苦愤怒的往事时,并不等同于没有饶恕对方,也不代表因此会产生内在垃圾而引来邪灵的内住。在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伤痛时,林平只需要提醒自己,既然已经决定饶恕了,那就不要一再地去回想那些被冒犯的细节;她可以藉着赞美主耶稣的赦罪恩典来与之对抗;也可以学习为那得罪自己的人代求,祝福对方能成為一个爱神爱人的人;或者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让自己不至于沉溺在那些回忆里面。常常这样按真理去操练,久了,就能在真理里面得释放和自由了。但很可惜,由于包姐妹对操练饶恕的认识有偏差,难怪引起林平极度的恐惧和自责,而且充满了挫败感,因为她发现不论怎么努力,自己就是无法不想起过去那些伤痛,不论自己怎么努力,邪灵总是因此而有机会内住到心里面。你想,这样子的林平怎能有平安和喜乐呢?

 

得医治释放的正确途径

 

其实,饶恕是一个信徒在“成圣”的过程当中,不断学习“爱神爱人”的属灵操练。它不是一次性的事件;绝不能单靠一个简单的“宣告饶恕”或者“赶鬼”的祷告公式来成就。成圣是需要时间和功夫的。饶恕的操练是如此,戒除酗酒的恶习更是如此。

 

林平酗酒的问题,对照圣经“爱神爱人”的信仰总纲来看,她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和上帝建立起爱的亲密关係。记不记得林平的自述呢?她说痛苦时,她一饮而快;在苦闷烦躁时,她依靠酒带给她安慰;觉得孤单寂寞时,她也会让酒来填满她心中的空虚;甚至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她也与酒共度快乐时光。很显然的,酒成了林平心中所依靠的“上帝”。她从“酒”,而不是从“上帝”那裡得安慰、满足、和快乐。

 

因此,要解决林平酒瘾的问题,最要紧的就是先帮助她和上帝建立起爱的亲密关係。如果林平没有和上帝建立起亲密关係,就算她的酒瘾给戒掉了,极有可能还会出现其它的代替品,可能是烟,可能是看连续剧,可能是购物或其它。它们仍然会坐在林平心中的宝座上接受林平的敬拜。正如她先前戒除了自虐之后,因为心中没有被上帝的爱充满、没有被真理来掌管,出现了一个真空的状态,以致让撒旦有机可趁,藉着酒来辖制她的心思和行为。酒瘾就是这样来的。

 

林平当初埋怨上帝为什么不应允她的戒酒祷告,像帮助那位看见酒杯里有毒蛇的人一样,只要行一个神蹟,她的戒酒不是既迅速又有见证吗?感谢神,如果那样就只是治标;林平如果要真正解决受捆绑的问题,她就必须和上帝建立爱的关系,这才会治本。

 

因此,要教导林平,在痛苦、孤单、空虚、快乐、害怕、难过的时候,不是去找酒,而是去找上帝倾诉。她可以透过说的方式,也可以用写的方式来向上帝吐露衷情。此外,更要用真理明确地告诉林平,她没有被鬼附,因此不要再找人赶鬼了;也不用一直把祷告的焦点放在戒酒上;要把重心转移到认识上帝、爱上帝、取悦上帝这上面来;并勉励她在读圣经的时候,存一颗渴慕更深认识主的心态来读。同时提醒她,要常常為周围的人祷告,并随时操练饶恕那得罪自己的人。我们深信当林平愿意与上帝建立爱的亲密关系,并且效法基督的爱去对待周遭的人时,她一定能够得到真正的医治和释放,因撒旦对一个专心操练“爱神爱人”的人,必定是无计可施的。

 

最后,我们还教导林平,不需要去担心什么家庭咒诅,因為家庭咒诅完全不适用在真正信徒的身上。圣经明白启示我们,接受主的人已经被迁到爱子的国度裡了(西113),根本不可能再活在什么家庭咒诅的权势底下。圣经明确地宣告说:“基督既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 (31 3) 有比这个再清楚的吗?基督已经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了。既然已经脱离咒诅了,实在就不需要再担心还会受到家庭的咒诅和辖制。她只需要凭信心接受这个事实,好好爱主就对了。

 

当然,如果是受到过去原生家庭错误价值观的“影响”,以致常常有偏差的思想和信念,这方面的问题,也不是靠宣告砍断过去咒诅的简单公式就能解决的;乃是需要持续地追求真理,操练脱下旧人穿上新人,这是一个渐渐成圣的过程,绝不能心急走捷径。

 

被真理更新和改变 的林平

 

林平明白了真理之后,在没有参加什么特会,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按手,没有接受赶鬼,也没有作宣告祷告的情况下,脱离了酗酒的捆绑。以下是她接受真理辅导之后三个星期所作的见证:

第一个星期:

 

当我回家再次拿起酒杯要喝酒时,我就很痛苦,因为我知道我把酒当作偶像那样依靠是得罪神的,我要喝酒就觉得很痛苦。就没有一直想喝酒。我每天都求主把祂的爱充满我的心;不管我做什麼事情,我都想著祂。我也不再祷告求主帮助我戒酒了;我只是求上帝用祂的爱来充满我,用祂的爱来吸引我,也用真理照进我心裡的黑暗。我祷告求上帝帮助我认识祂。很奇妙,我以前看圣经时“脑神经”都会出现“交叉”,都不知道圣经在说什麼。现在我居然会一直读,一直读,好像停不下来,读了还想读,很想多知道神。

 

 

现在,我生气的时候祷告,嫉妒别人的时候祷告,别人冒犯我的时候祷告。我问主说:“主啊,我要怎么做,才会像袮的样子?”所以,我就没有像以前那样发脾气。我开始尝到平安和喜乐了;这样的平安和喜乐,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愿意换。

 

第二个星期:

以前我工作回来一定要喝酒,我本来很担心自己又会在工作完毕之后猛喝酒。但是这次我没有像以前那样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戒酒上,我只是想著主耶穌和祂对我的爱。很奇妙的是,我那天工作回来了,我就很累了,然后就上床去睡觉了。居然都没有想到喝酒。真没有想到我可以这么正常。我真的好高兴。我现在相信我是正常的了。我也很确定我没有被鬼附。原来我的问题是出在我把酒当作上帝了,我没有跟上帝建立爱的亲密关係。

 

第三个星期:

 

我现在好喜欢读圣经,觉得圣经的话每一句都好宝贝。我就想能时时刻刻背在心裡面就好了。我读圣经时,读到如果我们爱耶稣就会遵行祂的旨意。然后读来读去,“彼此相爱”就出现了好几次。我就想到我和先生以及和孩子的关系。我过去总认为是他们的错,是丈夫不好,是孩子调皮,都不是我的错。但是我现在不这样想了。我现在觉得问题不在孩子和先生的身上;是我的错,是我不够爱他们。

 

我因为自己已经有超过两星期不碰酒了,而且前天“无意中”看见洗碗槽下面有一瓶酒,我就摇摇头,真的没有一点想喝酒的欲望;我就知道我不喝酒的意志已经很坚定了,我才敢找孩子去跟他说:“我过去喝酒,跟爸爸吵架,还骂你,我无理取闹,我道歉。我现在不喝酒了,我爱耶稣,我要照圣经这本书去做。”我跟孩子道歉完之后,他对我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像以前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仇恨。我也想我过去对丈夫不好,我要跟他道歉。。。。

 

以前我觉得我裡面有条蛇。我不像活人。我脑子里面也常常有个声音叫我喝酒。我很惨。我让这个家都快散架了,但是酒又深深地把我捆绑住,我真是生不如死。感谢主,祂的慈爱没有离开我,让我这个要下地狱的人,在家庭快要破裂的时候,能够被主的爱拯救出来。信主九年了,被酒捆绑也有七年了,我现在真的自由了。我这个家有希望了。。。。。

 

后记:

林平案例是笔者根据第一手接触的真实个案撰写;文章最后林平的见证,是个案“原封不动”的真实见证。為了忠实地呈现当事人的亲口见证,笔者没有在语句上多做润饰和组织。本案例也获得当事人的首肯使用

 

作者:恩慈

 

服事於芝加哥恩言辅导。

---完---

630-492-1055   •  office@guidingword.org   •  3557 S. Halsted St. Chicago, IL 6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