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浴火重生--走出焦虑与绝望

路新




 

                          

记得大学一年级入学典礼上,校长称我们为“天之骄子” 。从小到大,我的学业总是名列前茅,大学,研究生,北京工作,出国,博士研究生毕业,导师的一封推荐信,我顺利进入世界排名第一的化工研究公司X的研发中心。

 

可是,我在这个令很多同行羡慕的工作岗位上越来越不开心。

 

我的第一个老板是个外行,刚被提拔上来,不可一世,不到两年,他的下属全部调离他的小组。我尽心尽力地工作,得到的全是指责,他给我的工作评语很糟,主要是嫌慢,这让我无法专心工作,我开始在公司内到处找工作。我的第二个老板是我们部门的技术权威,他对我的工作总是褒奖有加,说我是公司的“一颗新星” ,他为我“骄傲”。他的称赞让我很感激,工作也更努力。可是,当我越快,越能完成他设定的截止日期,他给我的下一个截止日期就设的越短。感恩节,美国人都在吃喝玩乐,我却在办公室三天三夜不睡觉赶老板给的任务。当我完成了所有截止日期的工作,老板就要求我把原定三个月的工作在两星期之内做完。我的工作需要编写计算机程序,先是右手臂开始疼痛,越来越痛,鼠标右手换左手,直到两手都非常疼痛,甚至无法握笔写字,我向公司的医务部门汇报了因工受伤。我的灾难从此降临。

 

自从我上报因工受伤后,老板对我的态度180度反转,变得非常敌对。他给我的工作评语极其恶劣, 与实情完全相反。老板的评语是我没有在任何一个截止日期内完成任务,实情是我在每一个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了所给的工作。老板给我的全年考核是不及格,实情是我正是在那一年发明了新的设计方法,它取代了公司用了40年之久的设计方法。老板看到我对新算法的证明时,非常吃惊,甚至还称这个算法“实现了”他“25年的梦想”。老板给我的负面工作评语为我铺设了一步一步走向被开除的道路,因为公司一般是要开除考核不及格的员工。但没过多久,他竟意外地过世了。公司于是又给我安排了新领导

 

新领导上任的时候,我的双手因操作计算机已经非常的疼痛了,没有办法,只好向新领导提出申请让公司给我作一次工作台评估,因为又提到手痛,公司十分敏感,第二天,新领导和人事部经理找我宣布了对我进行进一步的处分,理由是工作效率不高,我离被开除就只剩一步了,我感到自己象是一个被倒尽的可乐瓶,随手即将被扔掉。我非常愤怒,一气之下收拾了自己的所有东西,怀着破碎的梦想,从此请病假不上班了。人事部经理打电话让我回去上班,我缠不过,后来就干脆挂断了电话。事业和成就,我一生最看重和为之奋斗的,我失去了它。我觉得自己过去三十年所学的都付之东流,未来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和乐趣?我从来不曾失败,现在却一败涂地。

我被诊断为严重的焦虑症,抑郁症,计算机职业病,地狱般精神的痛苦和持久的手臂疼痛,使我陷入了苦难的深渊。

心理医生不能有效地帮助我,没有人能医治我心中深深的伤痛和委屈。我也知道自己有什么最根本的东西出了错,但时光若是可以重来,我仍不知道哪里应该做的不一样。

就这样我去了恩言辅导。神的真理象光一样照亮了我, 我明白了为什么会生这场病,有今天的结果,更重要的是如何重新生活在真理里面。

 

在人的心中至高的宝座上应该坐着的是上帝,如果我们爱世上任何不是神的事物超过了爱神,就是把这个心爱之物放在宝座上,当偶像一样崇拜,一但我们失去了它,就会万劫不复。事业就是我的偶像,象所有的偶像,它是有条件的,可以朽坏的,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犯了拜偶像的罪。

为什么我那么看重老板的考核评语,字字句句地研究?第一,我以前没有知道只有上帝才是我们唯一的,公正的审判官,我的老板们都是不完全的罪人,他们的评语受他们的罪性影响,不能代表真理。第二,我的心被"追求自己的榮耀" 的罪性所捆绑,所以过度看重来自人的尤其是权威的肯定。和"追求自己的榮耀"相对应的真理就是"追求自己的人生能榮耀上帝",不追求世人的称赞而追求在上帝眼中看为美好。

为什么我会为了工作而拼命且损伤健康?看到老板给我写的负面的评语,我的自我价值感很低,对工作也毫无安全感,充满了深深的忧虑。我拼命地工作,就是想用我的工作业绩来控制老板给我写好的工作考核评语。在辅导中,我读到马太福音6/25~34,“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通过“看”
天上的飞鸟,“想” 地里的百合花,让我明白应当把注意的焦点放在神的大能和慈爱上,而不是放在我的问题上。人类常有的一个罪性叫“控制支配” ,就是追求什么都要按自己的愿望及方式来进行。和“控制支配” 相对应的真理就是“对上帝信靠顺服” ,凡事怀着爱神爱人的动机,对过程(比如工作)尽力而为,不去控制结果(比如老板的评语,会不会开除我等),因为结果在上帝的手中,不在我的手中,要通过祷告交托给神,无论发生什么,总要对神信靠顺服。即便我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仍被公司解雇,我就应该相信神会对我另有带领,心中不但不须有失败恐惧感,反倒应该充满对未来的希望。

 

要把几十年的世界观和价值体系,从以自我为中心转变成以神为中心,是需要天天刻意地操练。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个祷告是“亲爱的天父,谢谢你给我今天的生命,求你帮助我今天只为袮活,不为自己活,也不为事业活。不追求自己的榮耀,只追求能榮耀上帝,不追求自己控制支配,只追求对主信靠顺服” 。我每天好多次用这个祷告来操练自己,渐渐地,我的失败感不那么强烈了,对未来的焦虑也减少很多,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有所好转。

生病一年半后,我开始找新工作。上帝为我预备了一份很好的新工作,出乎我所求所想的好: 本专业,离家不到10 英里,公司文化健康正面,老板同事都容易相处,地理环境十分优美,工资还比上一个工作多,我工作很顺心,也更有效率。刚上班的时候,我的精神状态还不足以支持我的工作,我每天上班前就向神祷告,求天父赐予每一天的精神,神是无比信实与慈爱的,他就真的赐给我每天的力量。我真实地在每一天经历他的同在,这对培养我对神的信靠顺服起到很大作用。

开始上班的前半年时间,每当新老板找我谈话,恐惧感就死死地钳住我的心,我常常感到自己要晕倒。后来,我在见老板之前,总要先去密室祷告:"神啊,帮助我,让我不要惧怕,让我看到我的前途不在老板手中,而在你的手中。因为,我的今天并不在以前的老板们的手中。"这样,我慢慢地克服了对老板的恐惧症,到今天我对老板已经不再恐惧了,我也不很在意他给我的工作评语,也不再害怕他会不会解雇我,因为我知道神掌管明天,只要我工作尽心尽力,既便老板解雇我,神却会为我丰富预备。有趣的是,我现在不在意老板的评语了,老板反而给我的工作考核十分肯定。

 

还有一个念头曾让我很痛苦:每当我焦虑抑郁时,我就认为自己的病永远好不了。在恩言辅导中,我也明白了我精神上的病好不好也在神的手中,我的忧虑不能帮助什么。所以,一但自己又在认为病好不了时,我就提示自己,把病交在神手中,对神信靠顺服,哪里还有比放在神手中更稳妥的呢?这样一想,心就踏实多了。

"真理让我们得自由",这正是我自己现在的感受。在每天属灵的争战中,我一点点地挣脱荣耀自己和控制支配的罪性的捆绑,体会到真理带来的自由、平安和喜乐。


耶和华神祂医治我,也安慰我。经过
X公司的惊涛骇浪,我常容易陷于自责之中:是我不够好,才如此失败。我在新公司上班一年后,曾经收到前X公司给我发的电子邮件,邀请我重新申请X公司的工作。也有我以前X公司的同事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他找工作,他说他无法忍受X公司的压力和文化。又有我以前的同事告诉我,X公司的发展部在一个月内有10%的人自己辞职离开。这些讯息瓦解了我过度的自责。

 

在恩言的辅导也让我看到生这场病的益处:从根本上建立了纯正的信仰和价值观,思想归正,如饥似渴地追求真理,与神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离弃了旧工作,开始了新工作,一切重新开始;和我在X公司时相比,我现在在属灵上有很大的成长,精神上和身体上有较好的恢复。对耶和华神的帮助和同在我有述说不尽的感恩,祂把我从大水中救拔出来,放在干地上,祂让我浴火重生。

 

“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 (耶利米书2911)

 

 

---完---

630-492-1055   •  office@guidingword.org   •  3557 S. Halsted St. Chicago, IL 60609